香港资本市场如何帮助跨境电商全球化?

万米商云 2019-07-02 10:01:44 阅读量: 81

6月29日消息,在第四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上,香港交易所董事总经理、市场发展科副主管及环球上市服务部主管鲍海洁发表了题为《跨境电商全球化资本路径》的主题演讲。会中,她深度介绍了香港市场资本优势,鼓励跨境电商善用香港资本市场进行全球化发展。

据悉,“第四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于6月27日在杭州白马湖国际会展中心召开。

本届峰会将基于全球视角,探讨数字化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传递前沿数字技术趋势、产业数字化创新和杭州经验,重点提升峰会影响力。同时,从企业需求出发,从聚焦平台趋势解读、深入聚焦独立站部署以及产业数字化应用等方面,由入门到深入应用来组织内容。

香港交易所董事总经理、市场发展科副主管及环球上市服务部主管鲍海洁

以下为演讲实录:

鲍海洁:尊敬的胡市长,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作为资本市场的代表之一来到杭州和大家做这样的交流。

接下来,我希望以香港作为案例,和跨境电商的朋友们介绍香港资本市场怎么帮助跨境电商走全球化的资本道路。

从全球市值排名来看,过去二十年排名前列的是制造企业或者是金融企业,但截至昨天,排名第一是微软,第二是亚马逊,这说明了全球商业模式已经发生巨大改变。电商基本有三种类型的企业,第一种类型是平台型电商,类似阿里、执御都是这类电商的代表。第二类是传统零售业,比如说沃尔玛,今年沃尔玛投入重金发展线上的业务。第三是工业互联网,把生产者和消费者对接起来,在中间创造平台实现。今天很多工业起家的企业更多向平台或者向贸易延伸,这就代表了新的电商模式下,形式和业态将越来越多元化。

过去五年我们见证了跨境电商高达三倍的增速,接下来增速会更快。实际上跨境电商仍在起步阶段,整个跨境电商的占比还是偏低,2018年跨境电商出口额在中国外贸出口占比上,还是个位数的情况,未来这样的业态相信会占据更多的份额,应该有更多的道路可以走。像东南亚、中东的市场都是人口众多而且非常年轻、增速非常快的国家。这些国家最大的特点是基础设施并不像传统发达国家那么固化,需要建立全新的基础设施为跨境电商提供强有力的支持。跨境电商的形式有B2B、B2C,从绝对交易量看B2B占据了主要的份额,但从长远来看B2C一定是主要的力量,B2C的毛利和盈利能力应该是大于B2B.

这是我们所理解的市场现在的大格局。在这个格局之下,了解一下它和资本市场的关系。电商是需要持续长期投入的行业,这也就是它应该而且必须要和资本市场发生关系的关键所在。本身在做电商平台的时候需要大量的投入,另外,电商很大程度上是对贸易的重构,在这一过程中,供应链、金融体系都要重构。从端到端的物流服务、跨境的资金融通方面都有巨大的变化空间,这就需要更多的资金投入。

过去几年在金融方面跨境电商发生了一些变化。跨境电商中除了物流、信息流之外,资金流是非常重要的支撑点,海外支付、外币支付都有大量的需求。企业的融资规模在不断发展,但还没有到完全规模化的状态,私募市场对跨境电商先知先觉,已经投入了初始资金。但在公开资本市场当中,跨境电商企业并不是太多,大都是亚马逊、阿里这样的平台型大电商,而集中在某些行业、某些国家、某些领域的跨境电商尚未前来上市,所以我们认为跨境电商在公开资本市场的发展上还有巨大的空间。

如何理解这个空间呢?看看香港资本市场的情况。电商想到要融资,很多时候是到A股或者美股,但大家不知道香港很多年都荣登了全球IPO融资额的榜首。过去十年中,有六年香港都是全球IPO集资额的第一名,去年我们的集资额达到了366亿美元,这也是全球第一的排名。过去十年,我们的集资额达到了3000亿美金。

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大家对很多公司都非常了解,比如说平安、HSBC,以及最近的小米、美团,国际公司AIA、Samsontie、腾讯等等,是不是我们只欢迎大公司呢?并不是如此,我们也为大量的中小企业服务。同时,2017年开始新经济企业占比逐步提高,去年开始新经济在IPO的筹资额大概占了集资总额的一半以上。

企业家在考虑资本市场的融资过程中应该思考哪些问题,这是大家经常提到的关键议题。我们的建议重点是考虑三件事:

第一件事,首先要考虑上市的资本市场是否具有一定的透明性和确定性。

香港公开发行过程的确定性非常高,上市过程中,从交表一直到上市审核完毕,平均是4个半月的时间。香港的上市规则非常清晰,根据上市规则,中介机构已经可以知道你是否具备上市资格,从交易所的角度来说,自由裁量的权利非常有限。

第二个核心问题,企业融资不是一蹴而就,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持续、长期的过程。

随着市场竞争的扩大,需要制衡竞争对手,都需要资本市场的支持。实际上,在香港持续再融资的比例往往比IPO融资的规模更大,债务融资占比更高,充分说明在香港再融资相对比较简单,原则上不需要任何审批,没有监管的限制。

其次监管认可的再融资形式非常多元化,有供股、配股、大宗交易等模式,还有再融资时间非常短,最快的融资可以在今天收市之后发公告,明天就可以完成再融资。这样的速度对企业的经营发展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每一个企业家和经营企业的人都不需要为找钱花费大量的精力,那些精力和时间可以用于专注经营业务。

第三个问题,其实资本市场最重要的关系是公司和投资者的关系,上市过程中公司需要主要打交道的实际上也是投资人。

企业要考虑到上市后,投资人的结构将发生巨大的变化。在私募轮的融资时投资人可能对企业非常了解,但公开市场不一样,投资人众多、类别复杂,如何和不同类型的投资人打交道,如何证明自己是一家好公司,估值合理,这是大家要重新思考的问题。

我们看看香港投资人的构成。本地个人投资者的比例低于16%,机构投资者的占比已经超过了50%,外地的机构投资者占比非常高,多来自内地、英美以及其他国家,美国投资人在外地投资群体当中占比最高,其次是英国,再其次是内地和其他地区。再加上香港本地机构投资者实际上很多也是国际大投资人,这可以充分说明香港是一个高度国际化的市场。

那么,香港的投资者是否认可跨境电商的业务模式,这是非常需要关注的问题。有人问到在香港上市估值会不会受影响,我认为在完全国际化以机构投资人为主的透明市场当中,企业上市应该能达到合理的估值。追求合理的估值,是企业和投资人经营伙伴关系中非常重要的第一步。投资人在公司发展过程中随着业绩不断提高,可以不断追加投资。假想一家公司上市之后价格已经是天价,为什么其他人还要追捧股票或者追加投资?我们希望作为发行人和企业,要特别认真思考怎样长期激发投资人对企业的热情和认同。

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的市场,中国的力量还在不断的加强,主要是通过沪港通和深港通,通过搭建和内地深交所、上交所的股票市场的互通体系,让国际和境内的投资人可以坐在自己的家里投资中国的股票。这就意味着只要企业在香港上市,达到一定的市值和标准,内地投资人便可以轻松方便地投资在香港上市的股票。沪港通的交易额和交易量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国际投资人在大量买入A股质量比较好的股票,同时境内投资人在香港股市当中的占比已经越来越高,平均达到了7%的水平。

我们去年通过上市改革大力吸引新经济的公司,包括生物科技公司、同股不同权以及第二上市的公司。 上市改革已经取得一定成效,截至今年6月底,共有50家新经济公司在香港上市,共集资1675亿港元,占同期上市集资总额的52%。香港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生物科技上市中心,14家生物科技公司已在我们的主板上市,总计集资475亿港元,其中包括8家没有营业收入公司所集资的235亿港元。

2018年上市的小米、美团都是同股不同权企业的代表,新经济中的板块生物经济集资额也有快速的增长。香港上市优势非常明确,有很高的自由度和灵活度,可以吸引内地投资人和全球投资人,还有非常高的确定性,更有持续融资的渠道和能力。

跨境电商最终要走向全国、走向全球,不仅是货和供应链,还包括了资本走向全球。

跨境电商的规模和增速确定性都有明显优势,为什么跨境电商不在香港发挥更大的作用,占据更主导的力量?我们期望香港可以作为一个集资中心,能够为跨境电商提供集资服务,同时让香港成为跨境电商的新的定价中心。

刚才胡市长也提到了“全球买,全球卖”的概念,香港交易所的战略实际上也是一样。“全球买”是让全球的投资人可以买到中国乃至亚洲的资产,“全球卖”是我们要把更多中国的资产拿到海外提供给更多的优质买家。我们希望继续立足中国,和跨境电商的平台和杭州市以及在座各位更深入的合作,打造“新外贸,新服务,新制造”的全新平台,为跨境电商走向全球,占据全球更主导的地位发挥我们的力量。谢谢各位!

推荐内容

    推荐产品

      推荐解决方案

        免费试用

        现在咨询